沉默?的个人门户
炫门户
来访

今日

论坛 BBS<返回论坛列表页
中国社会底层人生存状况考察报告(三)
2016年12月31日 21:14
分类: 田野调查

4、走亲

817日,为了帮受骗的外甥女弄东西回家,笔者去了一趟姐姐家里。笔者本来一共有四个姐姐,但数年前最小的一个姐姐失了踪,所以现时实际只有三个姐姐了。笔者直到现在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三个姐姐竟然全都嫁到一个村里,便是本县的中界镇皂角水村。前些年,每次去这个村寨的时候,笔者往往多数都呆在三姐家里。三姐大约长笔者十岁,她和笔者坐在一起总有摆谈不完的话题,于是当笔者与三姐的整个家人坐在一起摆谈很晚的时候,笔者就住宿在三姐的家里了。可是,有一件事会让大家想不到,那就是笔者三姐家里竟然只有一间木房。虽然这间木房被板壁正规地隔成了两间小屋,并且里屋是睡觉的地方,外屋是煮饭、吃饭及接待客人的地方,但是外屋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乱七八糟地堆放了许多杂物,尤其是火铺上那上了灰的草凳,更让人能一眼就看出三姐家的贫穷;而里屋呢,虽然也像别的人家一样枕起了地楼,但是家里的大人小孩却要全都睡在这间屋子的两张床上。三姐一共嫁了两个姐夫,均是在同一个村寨上。第一个姐夫中年病逝,留下的两个男孩中,一个跟了他们的祖母,一个则由三姐带走。至于第二个姐夫,笔者在这个暑期才知道,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三姐嫁给第二个姐夫生了三个女孩,在她三个女儿还都很小的时候,笔者去三姐的家里并留在她家住宿时,姐姐便安排笔者和现在的三姐夫同睡一张床上,而姐姐就跟三个女儿睡在另一张床上。最近几年,偶尔几个姐姐要办事办务,笔者往往当天去当天来,或者住在别的姐姐家里,所以对于三姐家里如今的住宿情况是如何安排的,笔者便不得而知。没想到,笔者这回去了三姐家,因为有事跟三姐谈得很晚,又在她家入睡,结果三姐就安排姐夫在房外猪圈上面的水泥板上睡,而笔者和她的两个小孙子就睡在里屋的一张床上。至于她本人呢,则和她已经十九岁的二女儿及年仅两岁的小孙女睡在里屋的另一张床上。而她十六岁多的幺女儿,也就是刚被笔者接回家的外甥女,则只能到村寨中与其要好的女孩家中睡去。顺便提一下,三姐的长女几年前已经嫁到湖南那边去了。

其实当天笔者将外甥女的东西送到家后,笔者是打算要马上返回城里的。但是,三姐一方面要留笔者吃饭,另方面其实要请笔者为其写一个材料,所以死活没让笔者走。当天晚上,三姐告诉笔者,她与前姐夫所生的第二个儿子现在居住在其长子的房子里;而长子前些年作为孤儿,政府为其补助一些钱,他自己贷款数万元,然后在离家大约一公里远的镇(注:刚建房时,那里还是一个乡)政府旁建起了一幢虽说面积极小、但却有一楼一底的板房。如今次子虽然已经结婚生子,但长子让给次子居住的老屋中,其实却是空无一人。因为前两年三姐前面的婆婆去世,次子和次媳又都在外面打工,两个很小的孙子都交给三姐在她现在的家里看管,所以次子现在居住的屋子就变得空空荡荡的了。次子若是居住在这样一贫如洗的家中,他也养不活家人。好在这房子的主人近段时间没在里面居住,不然,几月前那一场异常猛烈的狂风暴雨,在将瓦片击落和后墙吹倒的时候,还不知会闹出怎样的悲剧故事来。听三姐说,她次子居住的这房子,因为是危房,政府已经拍照过几次,而且也让他们拿身份证去做过什么,可是从未见政府给他们解决过一些钱或其它什么的。这回因为房子完全不能住人了,要是次子回家,根本没个遮身的地方,所以姐姐请笔者替她次子写个材料向政府要点钱来修建房子(注:数月之后,三姐打电话告诉笔者,她交的申请没起一点作用)。

三姐家的情况大抵就是如此。说起来,其实比起黑水镇尧坪组田井才家的情况,笔者的三姐家显然更要困难得多。但是,黑水镇尧坪组田井才家虽没吃低保,却是我们的精准扶贫对象;而笔者的三姐家,既没吃上低保,也不是精准扶贫对象,她家到2020年要与其他人同步小康的话,那就只能靠政府对她家进行数字脱贫了。据笔者所知,几年前,姐姐所在的乡镇就已经摘掉了贫困乡镇的帽子了。近几年来,该乡镇的确在一些村里找到了一些致富的路子,比如在孙家村,该镇将一批外商引进来发展药材产业,帮助村里闲置在家的上了年纪的农民解决就业问题,这就使该村真正地减贫摘帽了。然而,像笔者的三姐家那样连最基本的住宿问题都尚未解决的家庭,却也被村、镇两级的领导们“脱了贫”,如此减贫摘帽的乡镇,笔者就觉得有些名不副实了。

二、针对暑期见闻,分析中国社会底层人贫困的原因

从上面调查的情况来看,目前处于中国社会底层的人们,穷的就还是相当穷。由于笔者暑期走向中国社会底层所调查的人,根据笔者平时的观察,实际上还算生存状况比较过得去的,所以在中国,比笔者暑期所遇到的底层人更为贫穷的,应该还有不少人户。但若论导致中国社会底层人贫困的原因,就绝不能仅从某一角度去进行单方面的分析。除了老弱病残的原因极易导致中国社会底层人长期贫穷而外,根据笔者此次调查的情况综合起来分析,其贫困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头脑简单,易上当受骗

在笔者本次的考察中,笔者发现中国农民贫困的原因,首先在于他们头脑简单,极易上当受骗。为何这样说呢?下面笔者给大家举个例子来说明。

笔者的父亲前年在街头看到一则招聘保安人员的广告,然后通知笔者的一个侄子去应聘。后来笔者的这个侄子听说到贵阳的某家银行当保安去了。父亲因为自己给孙子提供了一条有用的信息,所以从此对自己颇有一种成就感。他经常挺自豪地对笔者说:“杨恩(指笔者的侄子)现在到银行里去工作,他现在关火(方言,幸福的意思)了。我为了让他有今天的好日子,单是通知他就跑了三趟。”每当这个时候,笔者就很无奈地给父亲纠正:“他这不过就是在银行打工而已。他们的性质跟银行中的其他职员是有区别的。”可是每一回,父亲就吼笔者:“你懂个哪样?!”起初,父亲经常抱怨其孙子得了那么好的工作后,从来不来看望他一回,一点也不懂得感恩。后来,父亲听说他的这个孙子已经没当保安了,他又在笔者面前指责其孙子不懂得珍惜自己的那份好工作。因为他一直觉得能到某个单位去当保安就能享受跟正式职工一样的待遇,所以他觉得当保安是一份挺好的职业。后来父亲看到大街上某处张贴招聘保安的广告,他便要笔者通知我们符合条件的亲人去应聘。就在笔者的这个暑假期间,他又见这样的广告,正好笔者三姐家的幺女因为今年中考分没达到公办学校的高中录取线,而到私立中学去读的话又交不起高费,所以父亲便要笔者去通知他的这个外孙女来应聘。在父亲的强烈建议下,笔者只好去看看广告。因广告上说报名只交300元钱,而且不录取就不收任何费用,并且是在县公安局报名,所以笔者觉得哪怕这里招聘的所谓特警是临时的,但只要外甥女到城里来上班了,她离笔者近了,笔者就可以给她找高中的课本来看,指导她自学高中课程。这样,如果两、三年后她能考上大学,哪怕家庭无法供她读书,她上大学也不会产生太多的经济上的压力了。这样一想,笔者也觉得让外甥女去报名不是坏事,于是笔者通知了三姐。在招聘的那一天,姐姐、父亲和笔者都陪外甥女去公安局。当笔者听到前来招聘的人说录取后还要到铜仁市天阳保安公司去培训两月,并要另交3800元钱时,笔者眉头一皱,疑云顿生。可这时姐姐和父亲是啥反应呢?此时,父亲生怕人家不录取,责怪笔者没恭恭敬敬地站拢去认真听人家讲;而姐姐则首先从身上掏出了300元钱马上交了报名费。虽然此时笔者已经觉得这之中有疑点,但还没充分的证据。若是笔者此时果断让姐姐不出报名费,父亲一定会大骂笔者。所以笔者虽然不再支持外甥女去报名了,但也不能给他们几人泼冷水。接下来,姐姐回家后当晚按照招聘者所提供的联系方式给对方打多遍电话,均是无人接听,这本来就应该是又一个疑点了。然而,外甥女跟随其哥到了公司后,其哥也不到处打听这个保安公司是否有骗人的嫌疑,就直接将钱交给了人家。到了那里,接连几天都只有我们当地去的两个人做学员。直到第七天,才又增加了五个人。这一切,都应该成为可疑点的,但是笔者的亲人们却丝毫没有防范意识。后来,笔者第二次外出考察,姐姐让笔者去看望外甥女,笔者向火车站的特警大队和市公安局打听,才知这里的招聘是一个骗局。然而,遗憾的是,直到现在,外甥女都尚未弄清那个公司到底是不是在搞诈骗。虽然最终是她自己要离开,但她竟不知这是人家巧施计策让她自行离开,从而使她失去退钱理由的结果。所以头脑简单、易上当受骗,这正是中国社会底层人产生贫困的原因之一。



  • 浏览: --

  • 分享: --

  • 转发: --

  • 评论: --

跟帖

 
标题 (当前可输入字数:50)  
 
内容
 
 
 
    更多功能
批量上传图片
上传视频
写博客
收藏本贴
接收邮件
使用日历
 回复通知 不通知 通过论坛短消息  
 
 
置顶帖子
<
>
论坛热帖
<
>